晏野

德扎|老版绿虫|Creves|KSM|Freddie Highmore|Trainspotting |《爬墙的心理与可操作性》|杂食

【绿虫】明亮又隐晦的。花吐症梗

配对:Harry/Peter(老版三部曲)

无大脑小甜饼 HE 一发完

关于花吐症:暗恋者受到感染患上花吐症后口中会吐出花瓣,解决方法是得到暗恋之人的吻。

 

皮特·帕克想,当被变异蜘蛛咬了一口后,他就应该考虑一下哪些看似可笑的校园传说的真实性了,毕竟世界无奇不有。

 

皮特盯着马桶里的花瓣,精神紧张。

隐藏身份是拥有超能力的蜘蛛侠,中学金字塔底端的小书呆皮特·帕克,现在染上总以为校园传说中才会出现的花吐症,这就好像是哪天无敌浩克与小马宝莉合作拯救世界了一样,梦幻又荒诞。

事情的解决似乎并不简单,甚至可以称得上棘手,皮特愤愤地想如果花吐症的解决可以像蜘蛛侠穿着上制服打击坏人一样就好了,但现实是他需要找到那位princecharming,说服或者不说服他,接吻,然后结束困扰他日以继夜的花瓣呕吐。

皮特冲掉了马桶里的花瓣,恍惚地走出了隔间。

比起和暗恋对象接吻,蜘蛛侠宁愿承担病症的困扰。但是事实证明,在作战时掀起一半头套吐出花瓣不仅影响工作效率,而且十分丢脸。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皮特的思考。

“Hey,buddy,”

“Hey.”

是哈利,他正擦着手上的水渍,一脸关切。

“皮特,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哈利,你知道的,论文,作业,实践...”皮特耸耸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的书呆小朋友,也许你应该适当运动或者放松一下,不如放学?我们可以痛快打上一场篮球。”

“不不不,哈利,如果你约我去吃热狗的话我倒是十分乐意。”

“Emm..okay,这倒也算一种休息。”

哈利搭着皮特的肩膀,一边随意聊着,他的手指仿佛无意地擦过皮特颈部裸露的皮肤,微凉的触感仿佛一阵细微的电流擦过。皮特要努力保持镇定才不会让自己看起来怪异,即便如此,他微红的耳尖还是暴露了他。

如你所见,那位princecharming是皮特的竹马朋友,哈利·奥斯本。从皮特微红的耳尖和不自然程度来看,我们的纽约好邻居正陷入亢长的单向热恋期。

Damnit,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靠爱与友情发电。

 

 

关于自己的花吐症,皮特只告诉了MJ,女孩听到之后惊讶地捂住嘴:

“原来你也..?”

“嗯?”

“哦不,没什么。只是我很好奇那个人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哈利,哈利·奥斯本。”

MJ听到的瞬间精神开始放松,她鼓励皮特: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皮特,你要相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一定的几率。”

“MJ,我很怕,如果哈利并不喜欢我我们就连朋友关系都维持不了,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就算...对了,MJ,不要告诉哈利。”

女孩看着皮特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

“两个傻瓜。”

 

 

皮特的花吐症愈发严重。

除了时不时的呕吐,病症带给他的还有无力感与眩晕,就算这样皮特还是一如既往准备好制服收听警讯,只是暗自祈祷纽约的罪犯们最近可以安分一些。

皮特谷歌着这个病症,结果令人灰心,每一位花吐症患者如果得不到那个吻的话,等待他的似乎只有死亡。

皮特认真地思考着,他打算赌一赌那个几率。对于自己来说,他需要的不只是哈利的吻,更是哈利。

皮特开始认真策划着这次表白,带上帐篷和哈利到郊外的树林或者找一家餐厅,也许是一家不错的法国餐厅,他要穿上西装但是不打领结,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过于严肃——

门外的敲门声这时又打断了皮特的思绪,他打开门,是哈利。

对面的人也许走的匆忙,喘得厉害,眸子带着莹润的水汽。

他说,皮特,救救我。

然后他吻上了皮特的嘴唇。

刚开始只是嘴唇之间的贴合,随着皮特张开嘴唇,试探性地伸出舌尖,狭小房间里的气氛开始变得燥热,一时间这里充斥着粘腻的水声,直到缺氧才使二人分开。

原来他们都在赌那个几率。

“你知道...唾液的接触,也许会提高疗效...”皮特不自然地擦了擦嘴。

“你说的很有道理。”

说完这句话,二人陷入了沉默。他们都不太适应这种关系的转变,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消化一下暗恋对象接受自己的喜悦。

为了缓解这种沉默,哈利·奥斯本先生提出了他独到的建议:

“不如......我们再来一个?你知道,提高疗效。”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晏野 | Powered by LOFTER